《成都商報》11月20日報道,(11月19日)星期二,但四川金堂縣雲合鎮中心幼兒園的100多個孩子都沒有上學。原來,當天是該幼兒園負責人林慶國五十大壽的日子,把孩子們都放回家以後,就著學校里的一大片空地,40多桌給他祝壽的宴席就這麼擺上了。
  如此放假,顯然是站不住腳的。對此,金堂縣教育局學前教育管理科負責人嚴山林表示,將勒令當事人林慶國寫深刻檢查,取消該幼兒園今年所有評優選先的資格,並將此事在全縣教育系統內作通報批評。同時,要求幼兒園將耽誤的上課時間全部補齊。錶面上看,這一鬧劇似乎已經塵埃落地,然而,當我們百度“領導、宴席,學校放假”這個內容時,卻猛然發現,包括幼兒園在內的中小學校因為領導擺宴席而放假的現象,早已經失去了新聞的價值,因為,有這樣遭遇的校園,太多太多了。
  早在2004年11月23日,中廣網就已經報道,私立的貴陽南明區青松小學十個班的數百名學生放假回家,原因是學校操場要用來辦酒席,而且,這是半個月來該校第二次為了辦酒席而讓數百名學生獃在家裡。2007年11月15日《東方今報》報道,河南原陽縣一個村支書的兒子娶老婆,46桌宴席擺進了鄉中學教室。於是,600多名學生昨天放假了一天。匪夷所思的是,記者到原陽縣教育局一問,這事竟是縣教育局批准過的。2010年1月4日《南方都市報》報道,因為老師們要去參加中心學校長兒子的婚禮,陝西安康市漢濱區關家鄉的13所中小學竟然集體放假,導致2805名學生停課一天。2013年7月3日,黑龍江網絡廣播電視臺報道,肇州縣榆樹中學疑因食堂辦喜宴給師生全體放假1天。而有著“中國最牛校長”之稱的虞城縣杜集鎮曙光小學,竟然因為兒子結婚而全校放假五天(大河網2009年3月6日報道)。由此看來,因為領導擺宴而導致中小學校放假,幾乎已經成了一個普遍的現象,而這種現象之所以能夠“蔚然成風”,關鍵就在於,這些鬧劇見諸端後,當事人,似乎並沒有受到什麼懲罰,更談不上嚴懲。然而,這依然只是錶面現象,根本因素在於,包括幼兒園在內的中小學校,在稍微有一點權勢的人看來,那完全是一隻可以任意揉捏的軟柿子。理解了這一點,我們對縣教育局批准村支書為給兒子辦婚宴而要求600多名學生放假一天的鬧劇,不再感到奇怪了。
  其實,將包括幼兒園在內的中小學校當作軟柿子大捏特捏的現象,又豈止是給喜宴放假?多套校服、有毒校服能夠成功入侵校園,也是因為,大家都將校園當作一塊人人得而咬之的唐僧肉。問題是,我們的基礎教育,已經是舉步維艱,如果再這樣你捏我捏大家捏,這一顆軟柿子的結局,可想而知了。而危害的嚴重性在於,基礎教育,是“百年大計,教育為本”的根本,這一根本的徹底毀壞,必然危及整個“百年大計”。而這些一而再再而三的事件,也向我們發出警告,加強立法,依法治校,已經迫在眉睫;不然,還會有許多中小學校會因為大小領導的喜宴而一再放假。
  文/範德洲  (原標題:還有多少校園因為宴會而放假?)
創作者介紹

劉華

kt37ktwmk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