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小二
  目前,一項針對1952—2013年全國各省市自治區近3000名高考狀元的求學與職業等狀況展開追蹤調查及研究分析的報告顯示,在高考狀元志願選擇中,就讀經濟學、工商管理學等“賺錢”熱門專業的人數最多。(《京華時報》6月19日)
  商人自古在中國的地位就不高,否則,白居易就不會慨嘆“商人重利輕別離”,惋惜嫁入豪門的琵琶女“老大嫁作商人婦”了。可是社會發展到今天,這份嚴肅的《2014中國高考狀元調查報告》,似乎也讓我讀出了輕商意味。
  報告指出,“在高考狀元志願選擇中,就讀經濟學、工商管理學等‘賺錢’熱門專業的人數最多”;報告還指出,“物理、數學等理學專業出身的高考狀元職業成就最高,有7名狀元當選中國、國際科學院和工程院院士……”言外之意,似乎只有當選院士方能顯示狀元的最高個人成就,而高考狀元扎堆選擇賺錢專業、選擇經商似乎是一種膚淺的表現。這背後有沒有一點“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意味呢?
  其實,美國社會經驗早已經證實,“一流人才經商,二流人才從政”的人才配置模式,既能最大程度發揮人才特長,又能提高社會效率,是頗為科學、有效的人才配置方式。而事實上,也並不是人人都適合做學問,有些狀元即使成績好,卻耐不住寂寞,讓這些聰明的腦袋在商業開發上大展宏圖,有何不可?而有的狀元本身就來自貧寒之家,讓他們再去坐冷板凳搞研究,似乎也不利於他們的個人發展。
  我倒認為,狀元們扎堆報考“賺錢”專業,恰恰反映了人才與市場之間良好的供求關係,像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狀元們爭著報文學、哲學專業,只是特定時期才會出現的狀況。美國名校里的尖子生們,不也是對金融、經濟專業青睞有加嗎?
  商人將匱乏的物資帶到落後地區,給人們帶來食品、水與工作機會,也是對社會做出了巨大貢獻,豈能認為只有做學問才是人生最大成就?但現實卻是,不僅寫報告的人這樣認為,諸多網友也對此報告表現出了強烈的認同。例如,就有網友說,“人人都愛錢,整個社會都愛錢,狀元才會這樣選擇”,還有網友說,“這應該就是為什麼,歷年來各地的狀元們,成為名家大師的卻寥寥無幾的原因吧”……顯然,有人在批評狀元的聲音中找到了共鳴。
  批評狀元,希望狀元成為大師,是種良好的願望,反映了人們對當下社會上充斥的功利思想、浮躁氣氛的巨大反感——— 人們渴望淡泊寧靜的讀書氣氛,寄期望於知識分子能夠坐得住冷板凳,研究好學問,所以才會對高考狀元選擇“賺錢”專業表現出鄙視,對安心做學問之人致以禮贊吧。
  在某些人的眼裡,狀元扎堆報考公務員,不對;狀元扎堆選擇有“錢途”的專業,也不對。狀元們剩下的路,似乎就剩下做學問是最正確的選擇,這顯然也是矯枉過正。什麼時候,狀元能夠回歸自己的本心選擇專業,什麼時候,人們能夠淡然面對狀元們的選擇,一切才能回歸正常。
  (原標題:狀元為啥不能選擇有“錢途”專業�
創作者介紹

劉華

kt37ktwmk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